一個“單純”女孩的重生

2016-12-31 20:06:46   閱讀:5586次   作者:陸德   來源:生命與信仰

神啊,我要感謝你!因“我在母腹中,你已覆庇我。”(詩篇139:13)

兒時的我,在一個單純而相對封閉的環境中成長,滿了快樂,滿了陽光,外面的社會離我很遠很遠,世外桃源一般。父母的中式教育很嚴格,也很得法,我很積極地建立著自己的一套由中國傳統而來的道德觀念,為之驕傲并希望一生持守。我曉得該追求什么,我要把未來握在手中。一路走來,無憂無慮,沒有挫折,平穩而安逸。

凡事的順利卻形成了我心中的驕傲,驕傲于自己所認定的一切,驕傲于自己為自己設立的標準。我甚至不需要別人來認同,就在自我中滿足,輕看別人的“世俗”。我自認為性格隨和,大學期間與同學們相處還算融洽,但是對傳統文化和戲曲的癡迷,使我自命清高,與大多數年輕人格格不入。

當我向社會邁出第一步的時候,卻無端地感覺恐懼而無助。夜半的時候,站在樓上眺望遠近明滅的燈光,卻看不到前程。面對這茫茫的人海,復雜紛亂的社會,何處是我的歸宿?投簡歷、找工作的不順利使我心煩意亂,想盡辦法找關系、賠笑、送禮,工作是解決了,卻常常回到宿舍里偷偷地哭,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深感厭惡。人活在世上,沒有神,便沒有盼望。

開始工作之后,一切又歸于平淡和安逸之中,忘記了曾經的挫折,“隱居”在這繁華的大都市之中。工作之余唱唱自己為之醉心的昆曲,除此之外,百事不問。我想尋找一個清靜的所在,遠離這污濁的世界,看來看去,沒有這樣的地方,便安于我的戲曲社團,至少這還是一個很多人都用“高雅”包裝起自己的地方。

就是在這里,我遇見了后來成為男友的一個基督徒。在與他的交往中,我們常常談起基督教信仰,然而沒有圣靈的光照,我只是將基督教作為一種文化,或者宗教思想來看。我尊重有信仰的人,但是不覺得信仰和我有什么關系,反而覺得自己能夠持守一些中國傳統道德豈不是一樣很好嘛。男友多次邀我去教堂感受一下基督徒的生活,我每次都答應,但每次都不了了之。

隨后的時日,甜蜜與煩惱并行。他工作很忙,又在忙著出國,而我離得又遠,很少見面,表面的“包容”與“體諒”并不能解決心里埋下的絲絲埋怨。矛盾在一天天積聚,我越來越感到我們之間存在一個明顯的隔閡,使我不能明白他。(信主以后才知道,圣經里說信的和不信的不能同負一軛,如果我們倆沒有信同一位真神,結婚后會有無窮無盡的心靈痛苦在等著我們。感謝神的恩典!)我不曉得為什么,但越是用自己的方法解決,情況越糟糕,兩人都很痛苦。男友告訴我,這是因為信徒與非信徒的婚姻不被神祝福,我的心被激怒了!難道我不信神就是個靠不住的壞女孩兒嗎?

男友在苦苦禱告中,神催逼他,馬上將我帶進神的家中來。2011年7月3號的主日,我第一次步入了教堂。司會的人帶著信徒們禱告、唱詩,我跟著站起、坐下;別人低頭閉目,我就好奇地東張西望。我尊重信仰,但心里感覺他們好愚昧哦!干嘛這么低三下四地一口一個不配,一口一個罪人。

隨后牧師開始證道,題目是“十字架的恩典——醫治”,我心里突然一動:喲!好巧呀!這個題目好像是專門講給我這個醫生聽的。男友興奮地小聲告訴我:“神在向我說話吶!這里從沒講過‘醫治’這個題目,今天是特別歡迎你這個大夫的。”我卻露出“純屬巧合”的表情。那天講的經文是馬太福音9章35-38節,我認真地聽,卻實在是聽不懂牧師想要講什么,對著圣經的經文看了半天,一點也想不明白牧師講的和這一段話有什么聯系。

在男友的鼓勵和催促下,我開始讀圣經。沒想到,這一次的開始,圣經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邊。同時,我也生平第一次認真地向神禱告:“神啊,我雖然還不認識你,但我愿意來尋求你。雖然我感覺不到你,但是我相信你是存在的。請你聽我的禱告,也請讓我感受到你。我無法證明你的存在,但我相信身邊的基督徒,既然他們都信你,那你應該確實存在了。”我又將心里的困惑、苦惱向神傾訴了一遍。禱告完了,沒聽到什么動靜,但是心里很平靜。從那以后,我只要靜下來,就在心里向神默禱,無論何時,無論何地,期盼能得到一點特別的感受。雖然還有苦惱纏累,但是我總是能借著禱告尋回過去從未體驗的平安。每到主日,總有一種特別的力量吸引我回到祂的家中。有時我會想,男友忙得無暇陪伴,在這個教會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,我又不是信徒,不去做禮拜了吧!但是,只要我不去,心中就感到非常難過和不安,只有重新在十字架下向神敞開心靈的時候,才能尋回心靈的安寧。

熟識的一個老姊妹聽說我開始尋求神,很快托另一位弟兄帶給我很多福音書籍和光盤。看過之后,我的心里縈繞著一個念頭:我要成為一個真正的、敬虔的基督徒。男友也告訴我,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,先要好好對付自己的罪,把老我釘死在十字架上,一切老我的東西都不能帶到新的生命中。這個破碎的過程會痛苦,人要真正低下頭很難。

與神同行的時光是甜美的,但此時男友已遠在國外,沒有人好好帶領我,沒有肢體生活,我獨自在世上游蕩。一次被兩個傳異端的人糾纏,事后我深深感到自己的無知,若非主的看顧,后果不堪設想!于是我便迫切渴望進慕道班學習,好好裝備自己。感謝主!神允許一些事情臨到我,是要讓我更加信靠祂,認識祂。在天父懷中就能得安息!

那位老姊妹聽得知我遇到異端后,非常焦急,告訴我,肢體離開了身體非常危險。她給了我一個家庭基督徒團契聚會的錄音,聽著錄音中一個弟兄感人的經歷,彼此之間愛的交流,我開始喜歡這個小小的福音團契,便決定接受順服神指給我的道路。

那段日子里,屬靈的學習越來越多,心思和意念也在慢慢地變化著,但是我仍沒有明白何為罪,靈命停滯不前。我將缺點當做罪,將犯過的錯誤當作罪,認罪也只限于表面,根本沒有在心里認罪。而且在不知不覺中,我開始用圣經的話語包裝自己。表面的順服遮蓋不住內心的驕傲,我一直在同神摔跤,同男友爭辯。我心里太想依賴他,便更加埋怨他不僅不關心安慰我,反而每次都“指責”我沒有好好認罪,沒有放下自己,交托給神,讓神來改變我。他希望我能好好思考自己是不是一個罪人,是不是相信耶穌為我的罪死了,是不是重生得救了。我卻總是帶著負面情緒去看,完全不能謙卑下來思想,而是忙著找各種言辭狡辯。我心想,自己天天在認罪,天天在求神改變我,我已經把自己能想到的缺點都列出一個單子向神一一匯報了,怎么還要認罪悔改,還要認到什么程度才算合格?

一直吵到9月8日,我想不通還有什么沒有做到的,想不通問題到底在哪里,想不通為什么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在狡辯。我自認為已經做的很不錯了,為何仍舊是一副沒得救的狀態?那一天看似跟其他日子沒有兩樣,但我的心感到異常混亂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生平第一次,我一直自恃的“傳統美德”蕩然無存,在神圣潔的光照中我只看到了自己的驕傲、自私、詭詐、冷酷、怨恨、嫉妒、狹隘、麻木、紛爭……我果真是這樣的人么?這些都是我清高的外表掩蓋下不敢拿出來給人看的一面么?也許,這些才是真正的罪?我不愿意繼續往下想,但是停不下來。想一會,跑到沒人的屋子哭一場,如此反復,直到下班回家,心里像一團亂麻。我的心徹底破產了。我過去自恃的純潔簡直是對自己的諷刺。神讓我看到自己心里的罪惡,像是在顯微鏡下看污穢物那樣一覽無遺。我不敢看,我想逃,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。我難過且害怕,但也真正認識到,如果不真正認罪悔改、不真正接受神的救贖恩典、不信靠神,而只是用學到的圣經知識來把自己包裝起來,我就不可能是一個重生得救的人。我覺得什么辦法都沒了,什么都做不了,憑著自己的努力和掙扎,一切都是徒然的。就像一個陷在泥潭中的人,越掙扎越是滿身污穢,越掙扎越無力,越掙扎越更加下沉。夜已然深了,我也哭不動了,只好停下一切的胡思亂想,安靜下來求主,然后平靜地睡著了。

人的盡頭,便是神工作的開始。徒勞的掙扎讓我不甘愿地將自己交出來,但神卻將那出人意外的平安賜給了祂新生的女兒。9月9日的清晨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前幾日的掙扎仿佛一絲痕跡都沒有了。那一天,姊妹陪同我來到教會的福音團契中,共赴愛筵。從那一天開始,我在弟兄姊妹的關愛和帶領下,開始一點點學習新生命的樣式。屬世的嗜好漸漸失去了吸引,唯有圣經和屬靈書籍成為我最大的樂趣,每天的禱告和靈修成為我生命的必須。家人的誤解和反對使我難過,但是靠著從主而來的愛和忍耐,我能夠戰勝心中的驕躁。在這個過程中,爸爸媽媽的心也漸漸地軟化了下來。

我仿佛又走上了一個平安的旅途,看起來很乖地學習屬靈前輩的樣式,尋求自己與神的關系。然而,驕傲和自義又漸漸地在心中作祟,突然就有一個沖動,要趁著近兩個月同男友關系的緩和,把我曾經積在心里的最后一筆老帳清算一下!

曾經,有一個老師向男友評價我“是個很有心眼的女孩”,雖然好像是夸我,我卻不喜歡這個評價。使我更為生氣的是,男友好像也如此認為。男友告訴我,“單純”絕不是像我所理解的那個樣子,“人心比萬物都詭詐,壞到極處,誰能識透呢?”(耶利米書17:9)有時自己被自己騙了還不知道。而我應當學習在基督里的單純,一切信靠祂。我卻不服,認為他不了解我。我把自己的“優點”數點了一下,又覺得自己是一個還不錯的人。但是我越辯解說自己其實還算“單純”,就越顯得自己充滿了虛偽和詭詐;越想把“純潔”的光環加在自己的頭上,卻越感到自己其實一點也不純潔。借著禱告,神摸著了我的心,我不再強硬地抵抗,轉而認真地省察自己。神使我認識到,我沒有關心生命的成長,日益增長的屬靈知識反而增加了我的虛榮。神啊!求你改變我,更新我的心思意念,求你光照我靈魂中每一個陰暗角落。罪人行在黑暗中恨惡光明,我一定會痛苦逃避,但是求你不要任憑我沉淪!

接下來的三天中,神為我安排了一個豐豐富富的“退修會”。我讀到的每一節經文,看每一頁屬靈書籍,參加每一個團契,聽每一篇講道,都讓我真真正正明白了罪是什么。我所留戀的屬世的思想就像亞干私藏的金子,我過去自恃的“美德”如同法利賽人的假冒為善,我不肯放下的驕傲正是那“明亮之星,早晨之子”從天墜落的根源……總之,“我們都像不潔凈的人,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”(以賽亞書64:6)。若我繼續將自我視為一切的中心,基督怎能在我心中為主為王,驕傲和自義若不交由主治死,豈不惹動神圣潔的怒氣!天父啊!赦免我!我犯罪唯獨得罪了你!

神的公義使我敬畏,神的圣潔使我渴慕,神的大愛吸引著我!2012年春節期間的一天,靈修中神借著詩篇中詩人的祈禱開始敲擊我的心,“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,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。”(詩篇90:14)我徘徊在救恩的門口,在天堂的門前躊躇,要到何時呢?我還在遲疑什么呢?為什么不受洗呢?是的,我渴望受洗,我渴望回家!

然而,越是臨近受洗,重重的疑慮卻又壓向心頭。我果然是重生得救了嗎?還是自我感覺良好?回顧自己走過的路,有時我信心滿滿地確定,我一直走在神的護理之中;有時又迷茫不定:依我現在所思、所做的,我是個真正重生的人,還是一個假基督徒呢?我怎么能證明呢?我不斷地問自己,但是卻忘了求問神!

直到受洗約談的時候,我再次憂心忡忡地向帶領教會的叔叔問起這個問題。叔叔讓我好好思考個人與主的關系,好好禱告。回到家中,我越禱告越看到自己的小信,越禱告越發現還是在自我中糾纏。我真是忽視了神在我身上的護理和保守,心里如此剛硬,不信神的應許。次日清晨,一打開手機,就看到了一條每日讀經的經文:“聽從我,日日在我門口仰望,在我門框旁等候的,那人便為有福。因為尋得我的,就尋得生命,也必蒙耶和華的恩惠。”(箴言8:34-35)我難道還不相信神的應許嗎!這一天恰好是我的生日,在感恩中,我拿起筆,開始回顧與神同行的時光。

圣潔的洗禮更堅固了每一個弟兄姊妹的信心:神已經拯救我們脫離罪的捆綁。作為神的兒女,我定意要“行事為人對得起主,凡事蒙祂喜悅,在一切善事上結果子,漸漸地多知道神。”(歌羅西書1:10)

信主后,我知道凡事要靠主,才能在試探來臨時得勝。不久前,單位要迎接上級部門一個重要的考核,領導為了顯示業績豐富,便命我們偽造大量其實并沒有實施的工作資料。信主之前,我憑著自己“扎實嚴謹”的業務知識,造出的假材料堪為全院范本,院長亦將我視為骨干,我也覺得如此工作很正常,反正哪里都充斥著虛假,造點假不算什么。然而面對這一次的任務,我痛苦萬分。我試圖拒絕造假,但每一次的拒絕都會換來訓斥。我每日向主求告,救我脫離這試探。實在抵抗不過,我就去做一點點,然而我無法平息心中的不安與難過,心中反復回響一句經文“狗所吐的,它轉過來又吃;豬洗凈了又回到泥里去滾。”(彼得后書2:22)我是蒙主寶血洗凈的,豈能再回到罪中玷污主的圣潔!縱使遇到再大的試探,“順從神,不順從人,是應當的。”(使徒行傳5:29)然而考核前一天,單位的事情更紛亂,我的心更加不安。向主求告,祂便安慰我,“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,好像隴溝的水,隨意流轉。”(箴言21:1)我要相信神的主權,相信他的保守!神是信實的,直到檢查結束,院長再沒有來命令我做任何一件帶有謊言的事情。天父啊!感謝你的保守!求你讓我在一切的事情上更多地經歷你的同在,讓我的生命更加與你聯合!

明天的道路如何,我依然不知道。但是我知道,我可以在天父的懷中得享安息。親愛的天父啊,“你是我的神,我要稱謝你;你是我的神,我要尊崇你。”(詩篇118:28)

球棎足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