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馨香

2016-08-06 18:26:43   閱讀:1243次   作者:琢真   來源:琢真

耶穌在伯大尼長大麻瘋的西門家坐席的時候,進來一個女人,手拿一個玉瓶,玉瓶里盛有極貴重的香膏。耶穌坐席時,這個女人“嘩”的一下將玉瓶打碎,把貴重的香膏傾倒在主的頭上,霎間房里滿了馨香。

這個馨香是因為耶穌在那里坐席,這個女人看見了耶穌,才把玉瓶打碎,才有香氣出來。

周圍人的不理解,太浪費了,為那瓶香膏。耶穌卻深知她所作的一切:“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。”

一個愛主的人,定然舍得破碎。在人看來,不可思義,在耶穌眼中,卻是極美。

因為破碎,才有馨香出來。或者說,當我們聞到馨香之氣,就知道這是一個愛到愿意“破碎”的人。

在我認識的弟兄姊妹中,常能聞到這樣的香氣,在看不見神的時候,看見他們,就知道耶穌在那里坐席。因為他們看見了主,順著這香氣,我也得以見神。

第一次參加神學培訓的時候,講課的是一位國外來的老師,姓莊。莊老師年富力強,有豐富的圣經知識,很好的口才,過人的記憶力。他帶領我們查考羅馬書。上午下午一個人不知疲倦地講了整整十天。結束的那課堂,大家的眼中都有淚。老師說,如果你們有需要代禱的事,請寫上小條,遞給我,可以不著名,只寫某某弟兄某某姊妹就可以。我會為你們禱告。他說他的口袋里常有這樣的小條,在等飛機的時候,在等汽車的時候,他就一張張拿出來,一點都不耽誤時間。后來老師走了,我們去送。老師只有一個很小很小的包,里面只能裝一本圣經,還有兩件換洗的衣服。

那時剛信主不久,對比世人,聯想很多。如果不是遇見神的人,這位老師憑他的聰明和智慧,會是一個在世界混得很不錯的人。但他甘愿放棄一切在基督里過清貧儉樸的生活。過去常參加這樣那樣的筆會,無論男女,去一個地方哪怕三五天,都會帶一個大大的包,離開時,包里塞滿了當地的土產。然而一個在基督里的人,便輕看了世界許多的寶物,因為他以耶穌為至寶。他可以不說,但他所作的,讓看見的人知道,他里面的那個寶貴勝過世上一切。

時隔半年,第二次學習又是這位老師,給我們講圣經中的“約”。他竟然能把我們第一次每個人坐的座位都說出來,他說可能不是天天,但我常常為你們禱告。所以他能記住我們每一個的名字并且我們的座位。

我的淚大顆大顆的流下來。以前讀大學,同窗四年,還叫不出全班人的名字,并且畢業后許多就再沒有聯系。但是在主里,弟兄姊妹的相交真的是一天勝于一年。我為我的老師有這樣的愛感謝神!

還有一個老師,是從臺灣來的,八十高齡了。烏黑的頭發,他說不是染的,白發黑發都是神的祝福。他給我們講使徒行傳。因為天太熱,稍一動作就是一身汗。老師就上午一套衣服,下午一套衣服。那天晚上他又換了一套衣服,一進教室我們都笑了。老師也笑了,說,你們是不是看我有點像時裝模特兒。告訴你們,這衣服不是我的,都是我教會一個弟兄的,前年被主接走了。他太太說,這么多衣服都是很好的,扔了也可惜,可是給誰呢?誰會要呢?老師說,我要,是我弟兄穿過的,我要——

老師這么說的時候,我的心酸酸的,相信那個在天上的弟兄聽見了也會好感動好感動……

世人恰恰相反。不信主的家人死了,這衣服是定然誰也不敢穿,不會穿,怕不吉利。哪怕是你的親爹親媽。記得樓下一個老伯,得帕金森綜合癥走了,他的妻子和孩子把老伯睡的床連席夢絲一并扔進了垃圾堆,那天我正好下樓,我不明白他們為什么那么忌諱。

可是在主里,正是因為我弟兄用過的東西,所以更顯珍貴。每當我想起老師的這句話,就感謝我的神,在祂孩子里面的這個愛如此美麗。

去一間教會采訪見證,在那里認識一位弟兄,同行的路中,要坐長長一段火車。坐累了就不自覺架起二郎腿。可是這位弟兄怎么換姿式兩條腿始終是平放著。就告訴他,這樣(架起二郎腿)會更舒服些。這位弟兄很溫和地笑了笑。又正了正身子,說:過去我也愛架二郎腿,后來信了主,聚會時也架個腿晃來晃去,慢慢地覺得這樣不對,臺上在講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,臺下我們不以為然翹個腿,一點敬虔的心都沒有。就決心改,告訴自己不僅在聚會時不可以架腿,在家看書坐著聊天也不可以,因為壞習慣是從最容易疏忽的小事和最不經意的地方開始的。

在他說完這些話的時候,我的腿很自然地也放下了。我曾經很注意聚會時的樣子,但神要我們聚會時和不聚會時是同一個人。敬虔不僅是由心發出,也需要平時的操練。如果我們能在人不經意的、很小的事情上有一顆敬畏神的心,我們也一定能在大事上謹守自己。中國有句古話所言極是:不要因善小而不為,不要因惡小而為之。感謝這位弟兄敬虔敬畏之心,給我舉手投足間的提醒。

敬虔度日從小事開始,從足下起行。

仍是一位弟兄,年紀很輕很輕。大學畢業不久,在北京覓得一份工作,雖然薪水不薄,平時仍節衣縮食。人進麥當勞肯德基,他每天方便面大餅充饑。因為家在農村,父母為供他讀大學,欠了一屁股的債,他還有一個很聰明的弟弟,他想幫家里還債,還想用掙來的錢供弟弟讀書。

后來他失業了。在失業的那段時間,有一天,他聽到教會一個弟兄因病需要手術而沒有錢愁苦。在此之前患病的弟兄已經負債累累,無力償還。那是一位剛信主的弟兄,這位小弟兄跟他只有點頭之交。可是當他知道這一切后,從自己存折僅有的1萬2千元中取出8千元寄給了那位弟兄。寄錢的時候,他笑笑,借貸就不要指望償還。

8千元在有錢人眼中不是一筆大數,卻是這位小弟兄的全部。是他為家中還債預備的所有。

“你讓我很感動!”我對這位小弟兄表示敬意。

“感謝神,這種機會不會很多,遇見了就抓住。這是蒙神祝福的路。”

真的為這位小弟兄有這么美好的靈性感謝神,原來他們家是一個蒙神祝福的接待家庭。一個基督徒如果過不了金錢關,所有的奉獻都是假的。他的父母這樣要求他,他這樣要求他的弟弟。求神大大地祝福這些愿意傾倒自己、分出自己而造就別人的人。天上的府庫上尖下流是為聽了神的話又遵行的人預備的。

秦姑姑今年95歲,一生沒有結過婚。

秦姑姑住在北京一個醫院的家屬宿舍,因為55歲前她是這家醫院的護士。退休了,秦姑就住在這兒,一個人,從55歲又活到95歲。

她的腰板仍是直直,床頭放著一本圣經。一天三餐,除了中午有一個小時工來,每天有兩小時幫忙買些東西送餐飯,其余的洗刷擺弄都是她自己。秦姑姑說話聲音亮亮的,思路也很清晰,打斷了半天的話她撿起繼續往下說。

其實我不是想說她的身體,我是想說她的生活。

這真是一個一輩子過簡樸生活的人。她的房間除了電燈和去年底因寒冷買了一臺電暖片,小小房間無一電動。不說沒有電視、電冰箱、錄音機這些生活常用的,甚至連電話也沒有裝一部。一張小鐵床,床邊一個小單人沙發,沙發已經坐成了蘿筐狀。沙發的邊上一個柜,柜里放著一床被子和一些衣物。柜的右側一張兩斗桌,桌上一個小皮箱。

這就是秦姑姑的全部家當。秦姑姑糾正說:這個房間只有那個小皮箱是她的,其余都是公家的。

也無積蓄?

不。領我來的姊妹告訴我,秦姑姑為了不累著教會和別人,給自己攢了8千元是歸天家時用的。其余的錢都攢在了天上。每個月退休金1100元,留下600元生活費包括請小時工和看病的,其余500元幫助有困難的弟兄姊妹。

不是一天,不是兩天,不是一年,不是兩年,秦姑姑活了95歲,95年就是這么活過來的。也不是在鄉下在農村,是在中國的首都,在北京這樣繁華的大都市,這個老人從青春時到現在就是這么簡單地活著。沒有為自己添置一樣生活的享樂品,除了必須的。去看她時帶的一些水果又讓帶回來。她說屋子太小,沒有地方放。她的房間真是簡潔得連一張紙都是多余的。

只有一個安靜在神面前的人,才有這樣的定力;只有一個天天跟神有親密交通的人,才不覺日子的乏味與枯橾;只有一個讓耶穌在這里坐席的人,能勝過世上一切的誘惑;只有一個把自己釘在十字架上的人,才能把世界釘在十字架。

最近聽說秦姑姑被一個七十五歲的姊妹接到了家中。

其實都是一些很微不足道的事,都是一些很平凡的人,都是寡婦的兩個小錢,然而神都看到了。在人不以為然,在神看為極好,在人不屑一顧,在神看為極是。

那個女人把玉瓶的香膏全然倒在了主的身上,人說太過了。耶穌說:她做的極美。

哦,主,愿我們也能成為那個極好、極是、極美的人,我們渴慕!

耶穌說:先把你的玉瓶破碎!

上一篇:神必供應
下一篇:起死回生
球棎足球比分